【证券时报】把脉2018中国经济:地方债风险、美国税改冲击等都要做好应对措施
   2018-01-25 来源: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记者 孙璐璐
   1月25日,2017中国金融年度论坛在京召开,该论坛由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简称“金博会”)组委会主办。来自智库、高校、金融机构的专家“把脉”2018年中国经济走势。多位专家认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企稳回升,为2018年的全年走势奠定了良好基础,但考虑到内部有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特别是金融风险)等“攻坚战”,以及外部有美国税改和贸易摩擦的挑战,2018年仍需采取措施加以应对,以防对经济发展形成冲击。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地方债问题是重点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2017年是一个触底的验证期,初步触底,开始进入中速增长平台判断得到验证。不过,触底的确切含义是“稳住了”,不再明显下滑,开始进入中速稳定增长的“新平台”。不会出现大的v型或u型反弹,有些观点认为触底后会大幅反弹,甚至重回高增长轨道,逻辑和事实均不予支持。
经济进入中速增长的新平台后,做实做优而非人为做高中国经济成为关键,而首先就要过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一关。刘世锦认为,中国经济转入中速平台后,吸收、化解、后推财政金融风险的能力和空间大为收缩。十九大提出,防范化解风险为三大攻坚战之首,金融风险特别是地方债问题引起高度关注。
    “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地方债问题是排在前面的。地方债中,’明债’尚属可控,隐形债务规模难以估计,有些地方的隐形债务已经明显超过’明债’。”刘世锦称。
对于如何处置地方债的问题,刘世锦开出了几个“药方”。一是稳杠杆,不能加大风险隐患;二是软着陆,防止处置不当引发新的风险;三是下决心解决政府、国企预算软约束的问题,坚持中央政府不救助,地方政府可通过售卖资产、收缩资产负债表的方式还债;四是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树立正确的政绩观、速度观,按可用、可融的资金规模决定建设规模,量力而行;五是更多地把资源投入到公共服务、创新发展、产业转型升级,而非以前主要投入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等。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也表示,当前经济发展主要有两个重要的周期主导,一个是经济运行的长周期,其由科技进步来推动,需要几十年的发展;另一个就是金融周期。因此,经济发展其实是金融周期在主宰,潜在的是由长周期主宰。
    “一个金融周期中,金融资产的价格波动可能会有非常剧烈的表现,当金融资产价格下跌时,首先会影响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所以,对当下来说,应对金融危机的手段主要就是管好资产负债表,管好杠杆率和资本充足率,这也是为何今后三年当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作为金融业的首要认为时,要以去杠杆为抓手。”李扬称。
     针对去杠杆的问题,李扬认为应主要聚焦在两个部分,一个是企业部门,特别是国企;另一个则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为了融资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这些庞大的隐形债务推高了地方政府的杠杆率,这也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主要内容。但要解决这个问题,有待于更深刻地解决各级政府财政关系,解决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金融领域中表现出的这些问题,深层次都是体制机制问题,我国经济进入新时代,所面临的改革任务也要从解决国企、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等方面着手,这也有助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六招应对美国税改和贸易摩擦
      尽管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在2017年表现出了企稳复苏的强劲表现,但进入2018年,全球经济领域中的“黑天鹅”和“灰犀牛”仍然存在。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论坛上就表示,中国经济要高度关注美国税改和贸易摩擦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并应做好应对措施。
余永定称,特朗普税改有两个要点:一个是通过降低个人和企业的所得税,鼓励消费和投资;二是吸引美国跨国公司把海外存留收入汇回美国,帮助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同时还希望把别人的资金也吸到美国去。
     “这将对资本流动产生重要影响,实际上在1月中旬,苹果公司就宣布,将为未汇回的海外现金一次性缴纳380亿美元税款。因为海外现金一次性汇回的税率为15.5%,这相当于要把其近2500亿美元的海外现金量汇回国内。苹果公司的做法可能会引起其他公司争相效仿,对国际资本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需要注意。”余永定说。
     除了美国税改外,余永定认为,近期美国在贸易保护主义下所采取的贸易摩擦举措也会对中国带来冲击。为了应对美国税改的和贸易摩擦,中国应从以下六方面举措来应对冲击:
     一是立足于中国本身,应该加速国内税收体制的改革,减轻企业的税费负担。二是应该加强产权保护,摆正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防止地方政府利用公权侵害私企的利益,这一点非常重要。三是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尽可能堵住资本外逃的路径,美国的这一系列措施可能会兴起另外一股资本外逃的趋势,所以还是要注意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
四是加速汇率体制改革,不要惧怕贬值,很多企业家说在美国开企业如何便宜,这里跟汇率是有关系的。
“如果让人民币汇率贬值一些,到美国开企业就不一定便宜了,在中国可能会更便宜一些。过去我一直说不要害怕升值,就目前的情况来讲,中国不应该害怕贬值,应加快汇率体制改革。”余永定说。
      五是保卫多边贸易体系,中国是WTO的坚决的支持者,我们要捍卫WTO所确定的一系列的贸易原则,推动区域和双边贸易自由化谈判,尽可能在WTO的争端机制下解决问题。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美国所采取的很多贸易保护措施是依据美国国内法,而非WTO原则。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不应该排除慎重使用对等的报复性措施,这是合乎国际法的。”余永定说。
      此外,应该实行中性的贸易政策,取消引资和出口的政绩考核。清理地方政府的贸易补贴、退税政策、引资和走出去的优惠政策,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充分发挥国内市场的规模优势,减少对外资的依赖,特别是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